• 法国开始征收数字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或许彻底改变
    发布日期:2019-08-07 22:08   来源:未知   阅读:

  奥德格陵兰VS瓦勒伦加比赛时间:2010-07-13 01:00(北京时间)作为挪超上赛季的殿军,奥德格陵兰本赛季表现只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受球队实力的限制,本赛季主场战绩表现为7战2平3平2负,而所赢下的两场比赛对手,只是侯尼霍斯、豪根桑德这样的弱旅队伍,球队对付硬仗能力显得不足。

  欧盟国家爱尔兰有一项非常受人欢迎的制度,这个国家只向本国公司和企业收税,外国公司它不收税。比如在爱尔兰注册了一家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的控制权或者总部在其他国家,那么这家公司就会被认为是外国公司,爱尔兰的税务局从不去打搅它,即使这家公司整天关起门数钱。

  欧盟国家荷兰也有一项非常受欢迎的制度,说只要是注册在欧盟成员国里的企业,彼此之间的交易如果发生在荷兰,荷兰人也不收它们的税。比如一家公司注册在德国,它把一笔巨款以买郁金香的名义汇到一个注册在荷兰的公司账户里,荷兰的税务局不会打搅他们,最多产生一点不值一提的交易手续费。

  很凑巧的是,荷兰那项很受欢迎的制度在爱尔兰那边也有,于是综合各项条件爱尔兰才是全球最受人欢迎的国家。当然喜欢荷兰和爱尔兰的不是普通的游客,而是那些全球大企业的老板们。

  国际性大公司只要在爱尔兰注册一个皮包公司,所有在欧洲产生的收入都有可能不用上税。为了避免资金在转移的过程中被人薅羊毛,他们会选择在荷兰再注册一个皮包公司,这样不论实际经营的收入来自德国还是法国,最后都能通过荷兰进入爱尔兰,然后再转到总部账户里。那么这些公司的总部搁在哪儿呢?总部一般在百慕大、维京群岛、加勒比岛国等那些几乎不收税的地方。

  大名鼎鼎的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脸书等互联网巨头几乎都是这么玩的。这样玩儿的结果是普通上班族那点可怜的收入有一大部分被税务局收走了,但是税务局对那些日进斗金的土豪企业却束手无策。长期下来这矛盾就出现了,上班族们希望给这些大公司收重税求一个心理平衡,税务局也希望给它们收重税增加政府收入,搞的这些大企业也是挺慌的,不过它们只是钻了空子并没有违法,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倒也混得太平无事。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孕育了全球最多的互联网巨头,这些巨头为了避开本土的高额税费,纷纷跑到欧盟利用荷兰和爱尔兰的漏洞避税。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让欧盟很不高兴,但是一直没什么好办法收拾它们。爱尔兰和荷兰这么大方虽然损失了一笔到手的税费,可是也增加了本国公司的注册数,对提升就业和经济的繁荣很有好处,让它们改掉这个政策也挺肉疼的。

  7月11号的这一天,法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法律,决定在法国收数字税,针对的就是那些跑到欧洲避税恰好在法国有根据地的互联网巨头们。这个议案目前只等它们的帅哥总统马克龙签名字了,只要总统签了名,这个税就要开收了。目前马克龙还没有选好签字的良辰吉日,但是他已经放话说名字他是签定了,从今以后法国财政部又将多出一项收入来源。

  按照这条法律的规定,不管是打哪儿来的互联网企业,只要在法国有业务并且业绩搞的还不错的线%都有可能被法国税务局当做数字税给收走。当然业绩好不好也是有量化指标的,只要在法国的年营业额超过2500万欧元,就会被收数字税。

  那么万一有人在法国注册了一个空壳公司没有收入,或者利用各种方式把账目营业额控制在2500万以内,这笔税款是不是就收不到了呢?这种简单的伎俩当然逃不过法国议员们的手掌,他们在量化业绩的指标里增加了另外一个数字:如果某个互联网企业的全球年收入超过7.5亿欧元,即使它在法国的分公司连年亏损账上一分钱都没有,照样要交这个数字税。

  7.5亿欧元换算成美元是8.4亿,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小了,因为我们熟悉的谷歌、脸书、苹果、亚马逊等公司的年收入都在百亿美元以上,所以但凡跑到欧洲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可以说这次一个都跑不掉。马克龙的数字税一出炉,欧盟国家纷纷表态支持,一副天下恐美国久已的模样。看着形势一片大好,马克龙开始积极推动把这个税种在欧洲全面施行,让美国企业无处可逃。

  经过一番努力和运作,美国人没能阻止数字税在法国的落地施行,当这个消息最终被送到特朗普眼前的时候,他普暴跳如雷,用一种看上去护子心切的态度发了一条推特,说如果要给那些伟大的互联网企业收税,那也是它们的祖国美国来收,轮不到你法国,马克龙很快会因为自己的愚蠢决定而遭到我们的报复。

  特朗普是个不吐不快的急性子,他的另一条推特提到了报复法国的方法,那就是来自法国的葡萄酒收税,他还暗示美国的葡萄酒比法国的要好。葡萄酒是法国人享誉全球的特产,每年的产量有四分之一送到美国人的嘴里,销售额高达32亿美元,特朗普威胁给葡萄酒收税也算是抓住了重点。当记者问特朗普说你又不喝酒,你怎么知道美国葡萄酒比法国的好呢?特朗普说这东西看颜色就能看出来。

  然而美国总统的愤怒并不是因为美国的企业被人收了钱。特朗普上台后大幅度减税,导致财政收入大大减少,导致他的政府非常缺钱,去年因为钱的事儿白宫关门创下了建国以来的新纪录。他也很想从这些富可敌国的互联网巨头那里收点税弥补政府亏空,这对于爱钱如命的特朗普来说太合理了,可是想要修改法律增加一个数字税,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如今眼看着这笔钱被欧洲人收走了,尤其是他非常讨厌的法国人,特朗普当然暴跳如雷,所以护子心切是假,心疼钱倒是真的。

  一旦某个事情有了特朗普的参与,那这个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如果特朗普表现的暴跳如雷,那么这个事情就更有意思了。法国人自己立法加个税,原本不应该变成国际大事,但是税收主要来自大量的美国企业,这事儿不闹也会大。马克龙这一次加的税是非常巧妙的,如果税收落实的顺利的话,将来不但部分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也部分解决了欧盟对美国的问题。

  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这个观点放在欧盟照样适用。在欧盟那个圈子里,过去几年动手能力最强的人非马克龙这个年轻人莫属,他改革行政机构改革议会增加税收,但是激进的政策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比如因为一个燃油税,导致大量法国人穿着黄背心上街抗议,从去年的11月份一直闹到现在,为了让这些人回家,马克龙被迫减税并增加福利。

  原本法国财政部的钱就不够花,现在又是减税又是增加福利,资金就更紧张了。政府的收入途径其实很多,比如通过国有资产的增值获利,通过服务性岗位赚一点辛苦钱,通过国家资金的投资增值获利,但是最主要的收入还是来自税收,几乎占到了9成以上。马克龙缺钱还是得想办法收税,既然没办法给自己人收税,那就从外国人那里收税,数字税就这样诞生了。但是为什么是法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呢?

  4月16日,犯罪嫌疑人易某某吃完中午饭后(期间喝了三四两白酒),走到南大膳镇的北大去看了下亲戚,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入非非了(指想与女人发生 性 关 系)。当其走到南大膳镇某村某组时,看见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独自一人躺在屋外地坪里的睡椅上晒太阳,就跑上去抱着老太太,将其抱至其屋里房间内,放倒在床上,转身将房门反锁意欲对其实施强 奸。老太太拼命反抗,大喊救命。听到呼救声的邻居和老太太亲属赶到现场,易某某停止了不法行为,随后赶至现场的南大派出所民警将易某某带至公安机关依法调查。

  自打做了总统以来,马克龙一直站在反美的第一线,虽然这个世界上反美的国家很多,但是真正不惧怕美国的报复并且做出实质性伤害的并不多,法国的伤害早就从外交层面的威胁和谴责,推动到了实际行动的层面。比如法国最早提出要以关税来回应美国对欧盟的关税制裁,后来又提出组建“欧盟军”摆脱北约的束缚,如今又给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收数字税。

  但是特朗普和他的小伙伴们不会无动于衷,特朗普利用推特带节奏最多起到传播和搅动舆论的作用,真正有效的报复还得有关部门去做,早在特朗普暴跳如雷发推特之前,美国贸易办公室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美国的贸易法里有个第301条,这一条允许总统带着他的部长们去调查某个国家的政策和法律,如果他们认为这些政策对美国企业和贸易带去了伤害,美国就可以对这个国家发起制裁,无论之前两国签署过什么协议,或者违反过什么国际准则。

  数字税在法国参议院表决的日期是7月11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前一天宣布对法国启动了“301调查”,似乎想让法国人连夜开会并在第二天放弃表决,但是法国人没有吃这一套,那么301调查看来是停不下来了。301调查有时候持续时间很长,调查的过程中美国和法国之间的贸易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如果美国和法国将来在经济层面爆发了战争,那么现在就是战争开始前擦枪走火的阶段。

  其实税收是不该被看成是一种剥削,税收会造就责任政府的出现。有句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马克龙收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税,就必须得向他们提供相应的服务,至少要保证安全的经营环境和投资环境,否则这些企业打包搬走对法国也没好处。当马克龙有了这笔钱去解决国内的问题,那对于所有在法国的外国企业来说,也有了一个好的营商环境。

  自己家有那么多优秀的企业,但是却无法从它们身上收到税,这个就需要特朗普好好反思了。另外这些优秀的企业被法国人收了税,将来很有可能被整个欧盟收税,为什么现在的美国不受欧洲人的待见,这更值得特朗普反思。以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他可能还会继续用报复的手段逼着欧盟就范,从它们身上压榨钱财,过去欧洲和美国形成的默契关系,怕是要彻底变了。

  女童名叫唐楚迪,父亲36岁是一名契约社员,母亲27岁。事发大概在下午1点半,女童的母亲在上班,父亲外出买东西,外出时锁上了门,但阳台的窗户开着。阳台外侧大部分是高约70cm的水泥墙,一部分是仅高约50cm的栅栏设计。猜测女童可能从栅栏翻越,导致坠亡。

Power by DedeCms